贵阳易路陪驾服务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陪驾项目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刘经理
电话:0851-5725412
传真:0851-5725412
邮箱:service@zjgchzj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温州惨烈车祸 奥迪Q5内挤入8人撞车7死1伤

编辑:贵阳易路陪驾服务有限公司   时间:2013/06/04   字号:
摘要:温州惨烈车祸 奥迪Q5内挤入8人撞车7死1伤
唯一幸存的司机涉嫌无证酒驾,交警称,事发路段违章现象普遍
本报通讯员 陈孟琰 戴玮 温交宣本报驻温州记者 苗丽娜 王益敏
这起发生在温州的车祸,成为昨天微博上热议的话题。图片中车祸现场的惨烈程度,以及“超速”、“醉驾”、“车上有小姐”这些不断出现在微博中的关键词,引发了坊间的各种猜测。
最受网友关注的是,事故发生时,这辆原本核载5人的越野车上,居然挤着8个成年男女。除驾驶员外,另外7人均当场死亡。
昨天,记者从交警、医院等多个渠道证实,越野车驾驶员涉嫌无证、酒驾,车主已从武汉赶回温州。
目前,有关该起交通事故的详细情况,交警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。
车祸现场
半辆车被削成碎片,6人甩出车外
这起车祸的具体位置,在温州经济开发区滨海六路与滨海一道交叉路口西侧50余米处。
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,黑色奥迪Q5车成了一堆废铁,与货车发生碰撞后,越野车右半边车身几乎被完全削掉,但驾驶室一侧没怎么变样。方圆几百米的地面上,到处是碎片,还有大滩的血迹,惨不忍睹。
一位正在打扫事故现场的清洁工说,仅碎片她们就整理了好几个麻袋。
参与救援的消防队员赶到现场时,包括驾驶员在内有两人被卡在车里,其余6人在事故发生时被抛出车外。车上,还有一股浓浓的酒味。
救援人员将还有生命迹象的驾驶员成功救出后,送往医院抢救。
车祸释疑
越野车驾驶员是不是喝醉酒
或者吸毒了?
事故发生后,有现场目击者补充了一些与车祸有关的细节。
刘先生说,感觉当时奥迪车车速有上百码,车内音乐放得很大声,男女跟着音乐在舞动。
戴先生说,现场除大量碎片外,还发现了项链、手机壳等,包括一个一次性针筒。
这些细节,不免引发猜测:是醉酒驾车吗,还是吸毒后闯下的祸?
经过交警部门调查,驾驶员王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65.5mg/100ml,确实属于醉酒驾车。不仅如此,王某还涉嫌无证驾驶。
不过,交警通过王某的尿液检验结果,排除了毒驾嫌疑。
车上的8个人里
真的有小姐吗?
据交警部门披露的消息,车上共乘载了8名成年人,四男四女。
名男乘员包括:驾驶员王某,湖北省荆州市人;刘某,四川省篷安县人;冯某,重庆市万州区人;王某,湖北省丹江口市人。4名女乘员中,有两人的身份有待核实,另外两人分别是:向某,重庆市秀山县人;罗某,贵州省麻江县人。
这8个人里,没有一个是车主。车是一个叫向红军的人借来的,但车祸发生时,他也不在车上。据向红军事后回忆,当晚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:
月11日,几个朋友找我吃晚饭。饭桌上十几个人,有些是认识的,有些是第一次见面。
吃完饭八九点钟,大家去了龙湾新开的一家音乐酒吧。当时有两辆车一起开过去的,Q5车上只坐了4个人。
在酒吧玩了半个小时左右,有朋友从附近一家KTV找来几个小姐。听人说这家KTV的小姐长得不错,我和一个朋友也想去看一看。我把车钥匙放在吧台上,就出了酒吧。
我刚到KTV楼下,就看到车被人开出来了,司机我不认识。朋友给他打电话,他关机了。
车子就这样被开走了。
奥迪车的车主在哪里?
他需要承担责任吗?
昨天傍晚5点左右,记者联系上奥迪车车主胡先生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刚从武汉赶到温州。“凌晨2点,我接到公安的电话,一听到我的车上死了7个人,吓得快晕过去了。”
胡先生说,自己以前一直在工地上打工,最近两年才当了小老板,这辆Q5也才买来1年左右。“一共60多万,攒的20多万付了首付,剩下的按揭3年付清。”
自从今年去了武汉,胡先生便常把自己的车借给结交了十多年的朋友向红军。这次借车给他,是8天前的事。
记者从交警方面了解到,这起事故中,首先驾驶员有赔偿责任,如果驾驶员无经济能力,交警将追究车主的经济赔偿责任。另外,被撞的大货车也负有赔偿责任。不过,事故的具体责任认定还在进行中。
对此,胡先生说,所有的钱都花在买车上了,真要赔偿,自己也没有钱。
新闻链接
附近路段为事故多发点
违章现象普遍
记者了解到,事故附近路段曾于2011年被温州市政府列为市级道路交通事故多发点段。据温州市交警部门统计,在2012年1月至7月期间,温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滨海园区内共发生400余起事故。
据了解,园区内路宽车少,交通设施不太完善,道路限速从50~80公里/小时不等,但由于缺乏监管手段,车辆超速、闯红灯等违章现象非常普遍。到了晚上,园区内的道路两旁经常会有大型的货车违章停靠。
上一条:代驾司机违章 没证据车主无奈背黑锅 下一条: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买车也有“后悔权”